2010-05-30

余天 = 陳凱倫?

前幾天在新聞看到這麼則新聞,這讓我想到余天有點像陳凱倫,似乎都太寵自己的小孩了。
余天夫婦「老歹命」3個兒女伸手過日子

【TVBS周刊影視組】 原出處

歌壇長青樹余天的寶貝兒子余祥銓因為上《快樂星期天》唱歌遭批導致精神崩潰,使得余家陷入愁雲慘霧之中,這對只靠余天、李亞萍夫婦賺錢養家的一大家子來說,經濟壓力大到不行,加上余天膝下三名子女全是月光族,吃穿住全靠余天,再這樣下去,恐怕連老本都快花光了!

夫妻愛打牌 輸贏不大

以現在行情來看,余天和李亞萍夫妻一場晚會唱個五首歌,大約八至十萬元,以選舉秀、尾牙和公司周年慶的活動場子最多;此外,今年余天夫妻倆接拍了不少廣告,包括房地產、瘦身產品和馬桶等廣告,為了養活一家五口,余天夫婦的價碼並不低,代言費至少要上百萬元,一整年下來,也有近五百萬元進帳。

雖然余天夫妻表面上看起來賺了不少,李亞萍也很節省,作秀的服裝永遠是那一套露胸裝,連高跟鞋的鞋帶斷掉了,還只用橡皮筋綁起來,捨不得花錢買,而她唯一開銷最大的,就是把打麻將當消遣。

李亞萍愛好「桌上游泳運動」,圈子裡人盡皆知,一個星期摸個兩三把,她也把麻將當成生活中最重要的消遣,只要沒有通告、或是晚上在家,她便會號召牌友們摸個幾圈。

至於麻將的輸贏,李亞萍形容:「譬如說我今天贏五萬,那我明天輸四萬,後天又輸個六萬,可是後來再打,我可能贏個七萬,那你說這個有什麼輸贏?」她強調,身為麻將一族,她自己很有分寸,不會打到灰頭土臉、累到癱,「我們都打得輕輕鬆鬆的,還會泡一些四物湯、中將湯啦,給自己喝一喝,補補身。」李亞萍開玩笑說。

至於李亞萍和余天打麻將的必勝絕技——「就是穿紅內褲」,李亞萍笑說,打麻將時和牌友鬥智,共同享受身心大解放的感覺,過程中的樂趣勝過牌桌上的輸贏。

兒女接衣缽 父母護航

事實上,出道卅年的歌壇大哥余天、李亞萍,早期兩人活躍於秀場,累積了不少財富,不僅在北投山區購屋置產,也花了大把銀子用心栽培三名子女。老大余筱萍和老二余苑綺在高中時,就陸續被送到加拿大去念旅館管理學院;余祥銓是余天和李亞萍的寶貝小兒子,從小在家裡就備受呵護,十幾歲那年,也跟著姊姊到加拿大讀書,以三人出國念書的開銷算起來,學費加上生活費,每年至少花費兩百萬元,三年就要花上六百多萬元。

只是從小到大受到父母親耳濡目染的影響,三姊弟回國後,並沒有應用所學朝著旅館管理的方向走,而是一心想進演藝圈發展,使得原本老早可以大享清福的余天、李亞萍,只好賣老臉下海,親自帶著三個寶貝兒女一一拜碼頭、找演出機會。但近年來餐廳秀沒落,余天和李亞萍最多只能跑跑各大晚會、並且接代言廣告,貼補家用。

相較之下,最沒有樂趣、成本效益又不高的就屬拍戲了,不僅要背台詞,時間又被卡死,其中鮮少拍戲、主持節目的李亞萍,為了替女兒余筱萍、余苑綺護航,只好接拍《婆媳過招千百回》,以及擔任《身體密碼》的主持工作,目的就在於發揮「母雞帶小雞」的功用,不過,《婆媳》一播就是六十集,李亞萍的台詞越加越多,余苑綺的台詞卻始終總只有兩、三句,觀眾根本記不得她的名字和表現,頂多記得她是「李亞萍的女兒」。

上節目挨批愛子崩潰

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《身體密碼》節目中,為了夾帶兩個女兒上節目,李亞萍特別與製作單位商量,要在節目中安插女兒亮相,余筱萍和余苑綺也特地打扮成護士,在節目中跑跑龍套,可惜效果還是不大。

三個寶貝兒女要進演藝圈,余天夫妻倆不遺餘力,就連開節目也要硬拉孩子當固定班底,有了父母的明星光環加持,余筱萍等姊弟三人的演藝路,一直活在爸媽的保護傘下。由於三人從小就在衣食無虞的環境下成長,備受呵護疼愛,就算天塌下來,也有父母親頂著,而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余祥銓,十幾歲就出國念書,但就在三年前,還在美國念高中的他回到台灣,因為在PUB裡持有大麻被捕,最後還是余天、李亞萍帶著兒子出面,鞠躬道歉收場。

目前余筱萍、余苑綺和余祥銓三姊弟接下《台灣開心秀》的主持棒,原本該節目就是由余天、李亞萍共同主持的,為了讓三姊弟單飛,余天夫婦決定退出主持陣容,由好友鄭進一和向娃共同護航,只是亮相機會仍然有限,每集僅兩千元的主持費,算起來一個月僅有三萬元收入。

針對吃住都在家裡、靠老爸老媽吃喝的說法,身為老大的余筱萍倒是理直氣壯地說:「小孩子不靠爸爸媽媽,不然要靠誰?」她還開玩笑說:「爸爸真的很捨不得我們,他甚至還說,如果以後我們結婚了,也要女婿搬到家裡來住,因為他不忍心和我們分開。」

子女伸手牌 入不敷出

余天、李亞萍寵愛子女外界有目共睹,不僅做任何事都要把他們綁在褲腰帶上,還不想和他們分開。

「爸爸很開明、又很疼我,我也以爸媽為傲!」余筱萍說。在日常生活開銷上,余筱萍自認是省錢一族,平常最大的花費就是看電影、逛街購物,一個月花費大概三萬元跑不掉,「我最愛和姊妹淘一同去看電影,買一大包爆米花和可樂,還可以順便逛街!」因為余筱萍和交往三年的男友之間感情目前由濃轉淡,所以她現在一心想在演藝圈中衝刺,「我覺得自己說話和反應不夠好,所以我比較喜歡演戲。」

至於小妹余苑綺則是對主持、唱歌比較有興趣,身材高大的她自認長得比較像爸爸,個性比較愛玩活潑,偶爾上夜店,目前她所有的收入都貢獻給舞蹈教室和學吉他了,「其實我是小氣鬼,很少花錢,但是學費不便宜,還是要向爸媽拿錢。」以舞蹈課來說,一個月的學費至少也要上萬元,再加上吉他課,一個月開銷就超過三萬元。
一直以來我總覺得對我父母有點不孝,因為本身的能力不足,沒法有很多多餘的錢給父母親花用、安享應有的退休生活。不過看到知名藝人(大哥級的)、又是議員余天,竟然年紀已大的三位子女生活全靠老爸,而子女們自己賺的錢竟然成為自己的零用錢,似乎並沒有將錢拿回家起碼多少減輕父親的負擔。相較起來,絕得似乎自己還比余天的子女還盡孝道。而也因為這樣,讓我將余天與陳凱倫聯繫在一起。

而近來的發言,也可以看的出處處在維護兒子:
余祥銓女友Amanda與李進良搞曖昧?余天:別炒了,很無聊
Amanda曾是酒家女?余天:必有苦衷 (誰沒有苦衷)
Amanda馬甲性感照 余天:沒什麼啊!有條件才能拍吧?
Amanda已婚生子、酒店上班? 余天:如果余祥銓不在乎… ()
沒人知Amanda叫啥? 余天:我相信兒子也不是很了解...
對照以下陳凱倫的發言:
陳銳恐潛逃 陳凱倫:不可能
陳銳還押 請辭大愛 陳凱倫:要為銳兒活
親筆信給獨子 陳凱倫「對不起」陳銳淚崩
投入工作 陳凱倫痛:願意折壽 喚回寶貝
陳銳收押 陳凱倫心碎:會陪兒子走過去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本月份熱門文章